旅途中的停靠站:祕魯Puno 普諾

Puno距離庫斯科約386公里,像是台北直奔墾丁一樣遙遠。
通常旅客在這裡為秘魯境內蘆葦島奇觀而停留,有的留宿,有的只是過客。島上居民以蘆葦編織成島,在島上銷售手工藝品以及生活,本次因為移動距離實在太遠,便捨棄了這個景點。

城市同樣因為西班牙人統治而設置中央廣場,沿著廣場盡是餐廳與雜貨店,錯綜複雜且以石板鋪路的樣貌與庫斯科有幾分類似。搭乘巴士去程抵達Puno是早上六點左右,碼頭邊天氣誨暗,零星雨勢看不出的的喀喀湖閃耀的樣子,湖畔邊散步所有以水維生會有的生財船隻,大多以觀光為主,少數漁船隨著湖上波瀾起起伏伏,與我腦中天然景觀居多的想像天差地遠。

這麼大一座湖,天鵝船是要踩到哪去?

稀稀疏疏的當地居民慢跑經過我們身邊,同樣在屋簷下避雨的玻利維亞男性給了一個親切的笑容。繞湖一大圈加上避雨的時間,上完洗手間也差不多要回到集合點了。就這樣揮別Puno的早晨,回程是夜晚,巴士放我們在Puno廣場附近下車,街邊群聚、身著傳統服飾的人民搭配音樂、節奏性得前後左右移動,為二月康德拉利亞聖母節(Virgin of Candelaria Feast)演練。

「到時候全世界都會有人來參與這個盛會,音樂甚至都不會停。」導遊說。

「那兩個人還好嗎?」我問。

感覺好像神來一筆,但其實本次從Copacabana出發時遇見兩個外國男生,一個來自英國、另一位是英文不怎麼好的法國人。

「他們是Couple。」

觀察後我有了這個結論。

英國人知道我們來自台灣,淘淘不絕說著他常來亞洲出差,最愛台灣五分鐘就有一間便利商店,店裡總是有成山的茶飲可以選擇,對於胃不好的他喝個冷飲可以舒緩一些不適。

「我現在就有一點不舒服了,真想喝個冰茶啊。」他繼續說。

牛肉麵與火鍋是他心頭好,東西好吃便宜,大家對外國人都很親切,又很方便。法國人則是有一搭沒一搭的應和,目視年齡應該四十好幾的兩個人互動親密,我們聊著從歐洲及台灣搭乘飛機過來有多麼遙遠不便,笑稱誰才是遠距離旅行的贏家。

而在巴士抵達Puno前,英國人竟在我旁邊的座位上抽搐、冒起冷汗來。

「有可能是食物中毒,其實他從前天在玻利維亞吃東西之後就一直說自己不太舒服了。」坐在我後面的法國女生出聲。

(確實,下午他已經說過自己不太對勁)

所以當巴士抵達Puno,法國人就攙扶著他的伴侶拿了行李下車,導遊請醫生到鄰近的Hostal與他們會合看診,在途中遇上的好旅伴就這樣在中途點離席。

「他應該會沒事的,醫生已經看過他的狀況。通常在玻利維亞吃過東西的人少數會出現肚子痛不舒服的徵狀,你們有吃過玻利維亞的東西嗎?如果有,到現在沒有不適就很安全。這樣的肚痛通常發生在中午到晚上。」

我希望他沒事,他們看起來人很好,希望這個事件不會毀了這一趟遠道而來的旅行。

晚餐用餐只有一小時,加上點餐送餐跟吃下肚,的確有點緊繃。打開Google地圖,挑選距離我們最近的一家披薩餐廳 La Hacienda,以極快速度點好烤雞、培根香腸起士披薩及兩瓶印加可樂,準備好好享受一番。

祕魯大部分餐廳都沒有收小費,可以意思意思給一點,服務生們會很開心的
烤雞薄如紙片,口感像豬排偏柴,調味加上香料,跟醬油醃過的味道差不多
Sol.20 (約台幣200)
培根香腸起士披薩,Sol.25 走薄皮路線,味道還不錯
披薩是現桿餅皮後放上料、放進窯裡炭烤。原本以為很久,但約10分鐘就烤好上桌

結帳時總金額為Sol.55,我們給了60以聊表心意。老實說以薄如紙片的烤雞加上薄皮走向的披薩怎麼樣都收不到台幣600,但是也總算在旅程之中飽餐一頓,為了稍後奔回庫斯科的熱量也就付吧!無須多說。

往巴士停等地點漫步而去,路邊常用的大眾交通工具,與泰國嘟嘟車極為類似。

小型三輪車,是簍空嘟嘟車的進化版

氣溫隨著夜色漸深下滑,帶著濃濃睡意準備上車返回庫斯科,享受旅程最後一段悠閒的時光。

返回庫斯科前合照一張,手上的印加可樂就是維大力的味道


♜Puno 小Tip♜

☑ La Hacienda Puno 地址: Deustua 297, Puno, Peru
☑ 推薦餐點:披薩
☑ 上車前可以先刷牙,等等是386公里的乘車距離
☑ 餐廳廁所水要來不來的,不是很乾淨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